加拿大议员拒绝为辱华言论道歉 呼吁抵制北京奥运_体育频道_凤凰

2018-12-29 07:06

加拿大渥太华国会山广场4月13日华人举行支持北京奥运活动 周立康 提供

据《卡尔加里先驱报》报道,安德斯是中国的长期批评者,经常发布指责中国的言论。记者4日从加拿大华人网站“加拿大中文网”了解到,安德斯是“藏独”的坚定支持者,2000年加拿大国会山庄庆祝中国春节时,他曾穿写有“中国滚出西藏”的衣服出席。此外,他是加拿大执政党??保守党中著名的“大嘴”议员,曾将南非黑人领袖曼德拉称为恐怖分子。

环球时报?环球网消息 当CNN主持人卡弗蒂因自己的辱华言论面临来自美国华人的巨大压力之时,加拿大保守党议员也因将北京奥运比做1936年纳粹德国举办的奥运会激怒了加拿大华人社区。加拿大《卡尔加里先驱报》3日报道说,在加华人已发起网上签名运动,要求安德斯道歉,安德斯非但没有道歉,反而称华人的抗议很“讽刺”。

“我觉得这很讽刺”,安德斯说。作为回应,他本人还要发起批评中国政府西藏政策的请愿活动,并呼吁加拿大政客抵制北京奥运,加拿大运动员也不要参加北京奥运会开幕式。

手举着反映西藏今昔的图版向世人展示??西藏今天很好(CRI听友俱乐部渥太华召集人 周立康 提供)

《卡尔加里先驱报》3日报道说,安德斯的言论激起了加拿大华人社区的强烈愤慨。以马克斯?张(音)为代表的华人在网络上发起了要求安德斯道歉的签名运动。目前已得到超过800个支持签名。然而,对于华人的愤慨,安德斯做出的回应依然是拒绝道歉。

千万别让队伍解散了


记者去年初前去采访时,还看到重庆蹦床队有男队和女队一起训练。不过现在,整个重庆蹦床队只剩下男队。蒋跃介绍说,一方面因为教练人手不够,另一方面因为女队水平不高,考虑到十一运的整体项目设置,女队只能暂时解散了。尽管是暂时解散,但何时能够恢复?这点连蒋跃自己也不知道。“没有后备力量,教练也不够,这批队员退的时候,哪里还有人顶得上来?”说到这里,蒋跃有些不舍。“我知道接下来重庆体育局会进行项目优化布局,这对我们是个机会。现在抓一抓后备建设还来得及,但如果只靠这批队员,顶多撑到十二运就没人。到时候不光是女队,重庆蹦床这个项目还在不在都难说了!”

除了这几个,后继无人了!

4月13日加拿大渥太华国会山广场华人华侨和留学生(CRI听友俱乐部渥太华召集人 周立康 提供)

据《环球时报》驻加拿大特约记者陶短房介绍,在加拿大政坛,安德斯一向喜欢发布激进言论,他将北京奥运会与纳粹奥运会相提并论的荒谬做法即使在他所在的保守党内都受到不少非议。

全国冠军没钱买手机

或许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偏僻的重庆广阳坝训练基地里,还有支重庆蹦床队每天在刻苦地训练着;更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些十多岁的小孩子曾经是在怎样的艰苦条件下艰难起跳。昨天,当重庆蹦床选手钟志伟/符浩在前天晚上夺取的那个备受对手质疑的全国冠军最终被组委会确认并补发冠军奖牌时,两位小伙子的眼眶湿润了??本版这张珍贵的资料照片上的那张开着大洞的蹦床,记录着小伙子们成功背后的辛酸。

和一年多以前相比,蒋跃现在的心情好了很多。当时到广阳坝采访后记者请他和几位重庆专业队教练吃饭,记者还清晰记得不胜酒力的他在喝了一些啤酒之后那种欲言又止的复杂表情。当时,他带领的队员还在两张中间破了大洞的蹦床上冒着受伤的危险训练,队员的每一次起跳都必须由旁边的几个队友拿着垫子保护谨防跌落洞中;每顿吃着几元钱的伙食,当时的蒋跃,甚至连哪天队伍可能会被解散了没把握。

队员出去庆祝了,其实蒋跃晚上也有安排。他说,以前当运动员时的一些老哥们要一起吃饭,“由带出了奥运冠军何雯娜的一位江苏教练请客”。而这次聚会,老蒋显得特别期待,因为他带重庆蹦床队这些年来,终于得到了第一个全国冠军。

不过谈到重庆本土的蹦床运动,蒋跃的心情又起了变化。“后备人才太少了,不光是运动员少,整个重庆市的蹦床专业教练,加上我就只有两个。”现在的重庆蹦床队,总共只有七八个队员和两个教练。蒋跃说,现在的重庆蹦床运动基本上叫做没有基层。“全国十几个省市搞蹦床项目,其他的都开展了基层培养建设,而惟独重庆队没有二三线队伍。现在的情况,连青黄不接都算不上,简直叫做后继无人。”

安德斯拿希特勒侮辱北京奥运的做法同样在加政坛激起不小的争议。据加拿大广播电视网CBC报道,加拿大最大反对党自由党外交事务评论员李博批评他的言论“滑稽可笑”,并指责保守党“缺乏对国际事务的基本了解”。(环球时报记者 梁旭 沈?)

引子

昨天,重庆选手还参加了蹦床男子单人网上和团体网上的决赛,最终钟志伟获得单人第七,重庆队获得团体第八。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昨天傍晚,正在青岛全国蹦床冠军赛现场的重庆蹦床队主教练蒋跃激动万分。“不好意思,我们现在正在进行颁奖仪式,领完奖后我马上给你打过来……”

拿了第一个重庆市蹦床全国冠军,蒋跃此时的话特别多。谈到蹦床运动,蒋跃滔滔不绝:“蹦床运动在重庆开展其实是一个很合适的项目,因为重庆人的体型和身材本来就适合搞技巧。就像原来的四川体操运动员,有大部分都是来自重庆的,这已经说明重庆人搞体操的天生优势。”

这是一个来之不易的冠军,不仅因为重庆选手钟志伟/符浩在男子双人网上同步项目中面临着几对实力强于自己的对手,更因为在他们最后以微弱的分数险胜之后,获得亚军的湖南队在评分方面向组委会提出了抗议。不过经过前天晚上和昨天白天的申诉,组委会最终裁定了重庆选手获得冠军,看着自己的队员登上了全国冠军领奖台,蒋跃兴奋地说:“这是我们重庆市获得的第一个蹦床全国冠军。”

据加拿大《国民邮报》此前报道,来自西部卡尔加里的安德斯上月中旬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让北京举办奥运会“根本就是一个错误选择”,他不仅恶毒攻击中国是“全世界最差的人权践踏者”,还大放厥词说:“我100%认为北京奥运会与1936年柏林奥运会有相似之处”。


“现在,破蹦床已经换成新的了。”蒋跃笑了。他说,在去年一月重庆晚报推出关于重庆竞技体育现状调查的连续报道后不久,市体育局的领导就亲自前往广阳坝做了实地视察,并很快换掉了那两张危险的破床。“原来一天25元的伙食费,现在也已经涨到了45元钱。领导对我们越来越关心了,也让我们这些搞体育的基层教练和运动员心里踏实了许多!”

      更多新闻 浏览环球网www.huanqiu.com

比赛完回到驻地,答应了记者帮忙找到两位冠军接受电话采访的蒋跃最终只能满口抱歉地在电话里说“不好意思”。原来,两位小伙子在比赛结束后为了庆祝,已经跑到外边吃饭去了。记者想要两位冠军的手机号码,蒋跃不好意思地说:“他们没有手机……”

重庆选手收获冠军

外国友人也来声援(CRI听友俱乐部渥太华召集人 周立康 提供)

加拿大渥太华国会山广场4月13日人潮涌动、红旗似海(CRI听友俱乐部渥太华召集人 周立康 提供)

加拿大国会议员安德斯(Rob Anders)

现在重庆蹦床队里的队员,大部分来自重庆,以前都是搞体操的。不过因为蹦床项目算不上重点,因此即使到体操基层队伍选材也有所限制,“好的苗子先是送跳水的,我们要选只能选剩下来的。”

这是个意外的答案,记者细问才知道,原来重庆蹦床队的选手待遇的确不高,即使是这次获得全国冠军的钟志伟和符浩,月收入也不到一千元,因此队上用手机的运动员很少。原本作为老队员的钟志伟有一部手机,但为了节约话费,每次外出比赛也没有开通漫游服务。蒋跃说:“有些孩子家里条件本来也不错,不过孩子都还小,像符浩这样才十几岁,家里管得严。加上训练比赛任务紧张,家里也没有给孩子买手机。”

虚惊一场

破蹦床已经换掉了

相关的主题文章:

热门推荐

推荐资讯